点滴雨露 - 芳草之间

雨露 - 点滴雨露 芳草之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心灵故事 > 公益故事 >

一封写给大家的信

时间:2013-06-30 00:34来源:黄文豪 作者:黄文豪 点击:
尊敬的各位领导、同学们、老师们、各位社会爱心人士: 您们好! 首先,我要感谢你们对山区教育的支持和帮助,还有感谢所有在网络上支持我倡议书的朋友们,提起笔来,说真的,

尊敬的各位领导、同学们、老师们、各位社会爱心人士:

       您们好!

首先,我要感谢你们对山区教育的支持和帮助,还有感谢所有在网络上支持我倡议书的朋友们,提起笔来,说真的,我想说的话很多,其实,我只是众多支教老师中,最平凡的一员,我实在不敢妄言自己能为山区教育做出什么贡献,看着同学校那些从黑发的少年一直熬到满头白发至今还没能得到退休的老教师,看着外省那些,原本只打算支教几年便回去的年轻老师,最后扎根在此,我有本事敢妄言说自己优秀呢?在网上,大家给我赞誉,让我忐忑不安了,我权当是大家是对我们所有支教老师的赞誉吧!尽管如此,还是觉得很不安呢!
 

 

我该......该从哪里说起呢?

四年前我来到这里,一个叫做乃言的小村子,原先曾经是八渡政府所在地,听说曾经有一段时间,这里是国道,车来人往很是热闹,曾经是贵州前往广西的要道,后来,有了高速,政府也搬到了八渡,于是,乃言就逐渐的荒芜了起来,政府走了,却留下了中小学。

四年前的那一天,我第一次来到乃言,炎热的天气是我最难忍耐的,曾经听说,就是因为这天气,还曾经有过一些老师,刚到这受不住热,便打道回府了,有句话怎么说呢?“另可要城市一张床?”

刚来的那天,半夜睡醒,找水喝,却发现水管没有水,原来,这里经常断水来着。

 

我为什么一直呆到现在呢?
 

其实,我也说不清楚,每次纠结着,烦闷着,也有因为离家太远,没有办法常回家看看,加之还有晚自习,每次因事回家,也只能在家里待上一宿,便又匆匆踏上返校的路,在家人眼中,我一直扮演着不孝子的角色。

唉!我是很不孝,奶奶去世的时候,我记得刚好是母亲节,那天的夜里狂风肆虐,乃言如无意外的停电了,担心孩子们出事,我一直守在教室里,陪着他们,晚上八点,家里来电话说,“奶奶快不行了!”那时候,我真想插上翅膀回家去看我奶奶最后一眼,但是,我没有车,这样的夜里我上哪去找车呀?晚上九点,我再次接到家里电话的时候,里面已经能够听到哭声了,第二天,我请了假,一路哭到家里,跪在奶奶的灵前,心里的感觉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答应过奶奶,以后一定要做一个出色的老师;答应过奶奶,以后一定要成为一个出色的作家,还要给她写一本书。

扪心自问,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够做到。
 

 

乃言中小学在校学生目前总数为562人,只有一个学生是汉族,其他全是布依族学生,而且有一半是留守、半留守学生,老师总人数为44人,共15个教学班(小学生人数362人,老师16人,9个教学班)我们是人们眼中的下半县,是全县第三类学校,学生基础差,教学设施落后,教学观念滞后,教学经费匮乏......
 

我这个人,没什么本事,更不会奉迎拍马,自然在这所学校里,也没什么地位,加之一直从事历史教学,作为副科的存在,很快,我便因为不善人际而被借调到小学去再支教了,在小学的一年,我淘到了最宝贵的教学经验,我发现自己居然能教学生写作文,也因为此,当一年的借调期满,我再次回到中学的时候,便开始进行我的教学实践,半个学期后,开始带学生去比赛,我们这所中学只有一个学生给我交了作文,入围后,通知我带她去比赛,本来,我是一个男教师,带一个女学生出去,实在是不方便,但是领导不愿意因为这个学生增加开支,结果我只能独自带她去了,到了现场,组织活动的老师喊我们站队,一个学校站一队,别人的学校,都是十多个二十个甚至更多,而我们只是寒蝉的一个人,我跟学生说,咱们这就好比当年,我们中国人第一次参加运动会,还好,我们不辱使命的拿了一个奖回来,然后,老师们说,是我运气好,我只能含着微笑点头了。

而这次比赛,我没有弄到发票,也没能报到账。

 

后来,想再做点什么,老师们说,没意思,都认为我们学校就这样了,也没有人真正愿意帮忙,我便不再求他们,一个人单干,自己掏钱搞了三次征文活动,为了方便学生投稿,我又请人帮我们设计了一个投稿箱,按放在小学的门口,每天他们都能看到,更让人气愤的是,第一天里面就被人塞满了垃圾袋。

后来,批评了孩子们,他们才有所好转,三次征文活动,我没有什么经费,只能奖励他们一、二、三等奖各一名,因为是一个人审阅稿件,总是要忙到大半夜,不过还好,我们这个学期,包括小学,终于有三个孩子一起拿了省级的作文奖(我也顺便把他们的证书照片传了),这也算是对我工作的肯定吧!

我明白,有时候,如果我不去做,就不会有人去做,如果我做了,或许会能看到一些好的结果。

第三次征文活动进行得很顺利,或许,是领导可怜我自己掏钱吧,开始体谅我,说是以后可以报账,可是,我还是没有自己的发票呀!

为了鼓励学生,我想将获奖作文和平时的习作收集起来给他们出一本作文的期刊,取名叫《雨露》,想想乃言这个地方还真经常断水干旱呢?

没有经费,没有彩色的打印机,书是我用A4纸张打印的,领导说,我做得太简单了,里面什么责任编辑、文字校对都没,我心里面苦闷,真要弄这个,还不全都是我一个人的名字了吗?或许,我是不开窍吧!

    因为没有经费,我只能用A4纸打印书籍,没有彩印,我就用黑忽忽的封面,花小钱甚至不花钱,去办成这件事。
 

 

这就是我们学校的情况,如果说,要为名为利去做这些,我想,我还不如换个好点的学校,可是每次,一看着那些孩子,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我,我便心里不舍得,大姨经常给我打电话,说兴义那边的学校又有什么招考,以前我是说我自己还没转正,现在我转正了,我该用什么理由来说呢?我能说,在这里教学是跟我理想有关吗?我不能这样说,因为我就算是说了,现在的人也不会明白的。

我是一个八零后,至今未婚,在我们同龄人当中,我是一个奇葩,毕业后,一个跑到一个完全陌生,甚至连他们说话都听不明白的地方去,便像人间蒸发似的,断了跟朋友的联系,父母说,我是不孝子,朋友说,我这人孤僻,或许吧。
 

 

你瞧我这个人又在这里倒苦水了,呵呵,本来老师跟我说,要多写一些学生的情况,我写些什么呢?
 

因为困难的学生很多,我也没办法一一去细数他们生活的情况,记得有次,我乘车回校,在车上,有一个打扮时尚的女孩,喊我老师,我一点也记不得她,曾经是我的学生,她跟我说,她已经没读书了,因为家境非常的困难,她是生母因为计划生育将她送给一家人的,那家人本来有个男孩,自然生活所有的开支便偏向了他,后来她在学校的情况便是:连买一个本子,买一支笔都不能,后来,养父母要她出去打工,可是她还未成年了,生母知道后,便在所在地贞丰附近给她找了个洗碗的差事.......她的故事就是这样的,我听到的时候,她已经辍学,我悔恨自己,当初对学生还不够关心,悔恨自己怎么就没有看到这些呢?我劝孩子回去读书,她含着眼泪说:“不!”

在我们乃言街上,有个男孩子,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光着屁股,穿着大人的鞋子,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因为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奶奶年纪又大,基本上,也没人给他打理,自然脏得像个小乞丐,他的未来会怎么样呢?我见过太多父母都在外打工的孩子,性格怪异,不合群,经常逃课打架,坑蒙拐骗什么都做......

他的未来会怎么样呢?
 

 

乃言有一个女孩,母亲跟人跑了,父亲常年在外打工,有人跟我说,曾经有一次他的父亲回家,在阳光下,给他的女儿抓虱子,有时候,我会在小饭店看到她,她在看电视,当时,她看的是《乡村爱情故事》当她看到里面的小女孩红红有一个智障的母亲的时候,我看她眼泪都出来了,心里便一阵阵的发酸,摸着她的头,“孩子,以后,学习上有什么不明白的,记得问老师!”其实她才三年级,我也不知道她的名字。

 

当然比起这些,我更难过的是:

每一次,六一儿童节,我们会经常看到领导来搞慰问了,给孩子们很多钱(在孩子们看来),可是领导你知道吗,除了六一,你们在哪呢?当孩子们需要父母关爱的时候,你们有没有真正去关心孩子?你们知道吗,多少个夜里他们害怕一个人,他们穿着脏兮兮的衣服出现的时候,他们多想有你们温情的拥抱,但是没有,他们要的不是钱呀!所以,我们经常看到一些孩子,得了补助的钱,就去买零食,使劲的吃,他们不会去想,这是困难补助,是别人对他们的关心,而他们自然也不会去发奋学习。

我说这些,不是说,我们的孩子不行,只是,我们不了解他们,真的!
 

 

曾经教过一个女孩子,她的名字叫姚芳,当时她读五年级,我第一次当班主任,她总是旷课,我问其他学生,原来她家里父母在外,只有一个奶奶,所以经常会要她旷课回家照料家务,她的脾气怪异,经常跟同学有矛盾,自己不洗衣服拿别人的穿,但是,这个女孩有一个特点,她无论怎么旷课,她总能赶上我们语文的学习,这让我非常的震惊,跟她聊了很多次,渐渐的,她不旷课了,也学会了写请假条,学习也开始格外的努力。

一年后,我回到中学,再过半年,姚芳突然嫁人了,等我知道的时候,她已经嫁作人妇,她还未成年呀!小学都没有毕业,小女孩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话语间非常的冷静,她或许还不明白,她的未来,而我那不争气的眼泪又掉下来了,我能做什么呢?

她打电话的时候,第一句是:老师,你好!我是姚芳,你最近还好吗?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因为,我不读书了。 

孩子,我还能为你做什么呢?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师,我还能为你做什么呀!

如果,我没有回中学,继续做你一年的班主任,你的人生会改变吗?

我悔恨我自己,我是一个不称职的老师呀!

前几天,孩子给我邮寄了一件礼物,是一个小洋娃娃,我难过的说,“孩子,老师都没有为你做什么。”

写着写着,我的眼泪再次打湿了我的键盘,有时候,真的感觉做一个老师的软弱和无力。
 

 

在我的空间,曾写过这样一首诗:
 

“若非那盏温情的酒,

我怎会短暂的停留;

如果,不是那双深情的眼睛,

你岂会回眸?”

 

其实,

早在多年前,

你就想离开;

诸如很多之前,

离开的人一样。

 

可是后来,

你为什么一直待到现在?

 

我问你的时候,

你淡淡的笑了笑,

(看着周围嬉戏打闹的孩子,然后回头)

告诉我,

 

或许,

就是这些孩子,

每天喊我的那一声,

老师好,吧?
 

 

之所以我会写这首,是因为曾经有一个支教的老师跟我说过,她很多次都想离开,但是每一天,看着这些孩子喊她“老师好!”她便不舍得了,因为这样,她在这里安了家,也有了自己的孩子,而她跟她的丈夫都是很多年前一起来到这里支教的老师。

当然这样的情况,是特殊的,更多的人是吃不住苦,想办法调动工作走了,而我的专业是历史,因为语文老师走了,我才有机会在中学接触到语文的教学,才会意外的发现,原来我还能教学生写点作文什么的。
 

 

本地有一位老教师,也姓黄,我们尊称他:“黄老”,我曾见他年轻时候的照片,意气风发的样子,可是现在,他已经满头的白发,他一直郁闷的是,为什么还不得退休呢?

我们有一个患了重病的老教师,他叫覃松明,小学曾经给他组织了一次募捐,孩子们几分几角的凑,虽然是杯水车薪,却让我们这所学校充满了温情,他怕长时间不上课,影响学生们的成绩,所以刚刚动完手术,就拖着还未康复的身体来上课,不知道他现在办了病退了没?看到他,我就在想,我们老师呀,还真不能得什么大病,要不然,我们哪有钱去治呢?现在,我依稀还能回忆起他按着自己的肚子去上课的样子。

女老师结婚,是在城里租住了一间很窄很窄的房子,婚礼的那一天,我们只能站在走廊过道里,我在想,“为什么我老师结婚,就得要这么寒酸呢?”看来我们不只不能得病,还不能轻易结婚呢!

中学很多老师,都光棍着,我也是,我们这样的处境,的确也很难有对象能看得上你。

    有时候,我会很泄气,“理想?理想算个屁呀!”     

可是,第二天,醒来,面对学生,我又开始鼓足了勇气,去相信我的初衷,相信每一天,一点一滴去改变,慢慢的,我们会好起来的!
 

 

每一个星期五,我们会提前上下午的课,原因是,如果按时上课的话,有的学生走路可能要到天黑才能回家!

从学校到家,远一点的学生,要走四五个小时,每一个星期五,你都能看见孩子们排了老长的队伍,而每一个星期五降旗,我们都毫无意外的会说安全的事情,因为,这是我们最担心的,有的孩子,还没成年,就学大人骑摩托车,于是,一个假期回家,有个少年因为骑车出了意外死了,我对他很有印象,因为他曾经在学校歌咏比赛的时候,唱了一首《静静的,我将离开你》,多么有天赋的孩子,说没就没了,当时,他的家人哭得死去活来,孩子的坟被安葬离家不远处,正对着学校。

 

一直想给回家的孩子们,拍一段视频,取名叫“回家的路”,想让更多的人去知道,我们的孩子,回一次家该多么的不容易。但是,我一直都没有自己的数码摄像机。

 


    呼,还说点啥呢?

 

我一直想要有一间可以用来上我的作文课的教室,想要有一个投影仪,一台笔记本电脑,想要用一些影片,边放映边讲课,可是,自从小学搬下来后,我们的教室已经全部用完了,所以我只能等下去,下个学期可以吗?我看也未必。

还有,我们老师没地方洗澡,学校倒是有一个放冷水的浴室是给学生用的,就四个水管子,平时很难排队,而且冬天,我们没有热水供应。冬天到了,孩子们一年四季穿着的凉鞋是统一制式,黄颜色,有扣的那种,冬天依旧在穿,有时候,小脚冻得通红了,我问他们:“冷吗?”他们战抖着嘴唇:“老师......不冷”曾经有次,我想用自己的积蓄在网上给孩子定制棉鞋,一查价格,就算是最便宜的40来块一双,我存折的那点钱,显然不够(因为平时经常会自己设计一些比赛跟活动,而这些活动都是自己掏钱买奖品,所以我也没什么积蓄)。
 

 

我们学校的厕所,很脏,每一次进去总让人感觉:一、我是去喂蚊子的,二、我是去踩驱虫的,我想,要是咱们能有一个冲水的厕所,不过,要是停水了怎么办?
 

 

    乃言有三怪,天上下雨,要停电,天上刮风,要停电,天晴朗的时候呢,也要停。

以前一停电,咱们就没得饭吃,只能去找有柴火做饭的地方去蹭,现在好了,我们总算有一台小功率的发电机,但是,电量也只够学校食堂做饭,一停电,我们的晚自习,就上不了,如果赶上考试,只能是点着蜡烛进行,所以才有那张照片。
 

 

学生的寝室,很乱,一个床铺睡两三个孩子,他们没有枕头,没有垫子,唯一有的是一块硬硬的木板,一张被单铺上,就成了床,晚上很吵,要喊很多次,才能安静下来。

 

学校最近在施工,施工的单位将我那一栋楼的水管挖断了,结果,我们只能自己去提水,其他老师会喊学生去提,我就觉得只要是自己能做的事就该自己去做,跟领导反映很多次了,一直都没能解决。

 

学校施工,拆掉了我们唯一几样生锈的单杠、双杠,就没再给我们安上,所以草地平白的空出好大一块,我说,咱们想办法弄点树竹子什么的来栽,以后就可以在树下或者竹下看书了,想想,整个学校几乎也没有一块阴凉的地方可以供学生休息看书的了。

学校最受欢迎的娱乐,只有篮球,因为我们只有篮球,所以白天、黑夜,他们都在抱着篮球打,但是,也没见出什么乔丹之类的人才,老师们说,是因为我们缺乏系统的指导。我不是体育老师,不明白。
 

当然我一下子说了这么多,好像我又在诉苦了,其实,我最想说的是,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在下个学期建一个好的图书室,下个学期,我的雨露文学社,就要成立了!

到时候,会有更多的孩子参与到写作中来,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正如,我在倡议书的最后所说:我和我孩子们不是悲情的主角,我想做的是改变。

所以当网上一些朋友问我除了书籍之外,还要不要衣物之类的,我说,我们不要!

 

我们要改变,是为了给孩子一个有尊严的未来,所以我最希望的,还是图书室快点建起来,让我早些去实现我的计划。

在这里,再次感激大家对我的关心和帮助。

 


致敬,

祝各位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责任编辑:任光杰)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