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滴雨露 - 芳草之间

雨露 - 点滴雨露 芳草之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心灵故事 > 公益故事 >

嗨!我在这里(写给麦田的一封信)

时间:2016-06-09 16:06来源:雨露原创 作者:黄文豪 点击:
嗨! 我在这里,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麦田中的一员,虽然结识麦田已经有三年以上,因为一直以来,也的确没人告诉我,算不算是一名麦客? 我有一个麦田的背包,是东营的王子姐
嗨!   我在这里,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麦田中的一员,虽然结识麦田已经有三年以上,因为一直以来,也的确没人告诉我,算不算是一名麦客?
我有一个麦田的背包,是东营的王子姐姐赠的,每一个周末下乡去采访,我都背着,现在也已经被我背烂了;还有一件T恤,是京麦的铜铃送我的,型号是2XL,我穿上去,就成了连衣裙......

谈起这两位麦友,我有很多感激,东营的王子,认识她的那一年,我还在乃言教书,那时候父亲被查出癌症,已是晚期,一边工作,一边照顾生病的父亲,很痛苦,那时候,是王子在遥远的地方,她的声音安抚了我;后来,我的处境越来越艰难,母亲疯了,住进了医院,一直以来,很想用言语去跟王子姐姐道一声谢,但每次都羞于出口,在这里,我便说了这谢谢,谢谢王子从一开始支持我,从乃言给孩子们办图书室,开读书社,办作文比赛,很多次经费紧张,都是你义不容辞的掏腰包,为我们的作文比赛买单,现在,听闻你已经辞去了医生的工作,专心从事在网上卖东西,看到你的生意红火,每次想跟你聊上几句,又怕打扰你,后来又一次,你这样忙,还是给我们这边打来了500元的活动经费,感激无以言语。

遇见京麦铜铃的时候,我在兴义,当时父亲已经过世,我要照顾生病的母亲,生活依旧相当苦逼,那时候铜铃来出差,我遇到他,便开始滔滔不绝讲述我的想法和计划,因为我怕错过了这样的机会,就再也没有人愿意去听我说的话了!
后来,在州教育局宿舍的顶楼上,铜铃和我们喝起了啤酒,他教我抽一种叫“南京”的香烟,他一边抽着,一边告诉我,这东西抽多了会杀精!
后来别了,铜铃给我的印象是,有着不符合年龄的痞子气,还有北方爷们的豪爽劲儿。

谈到和京麦的结识,始于给孩子们做图书室,当时,我想教孩子们写作,但是学校的图书基本都用不了,当时,我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在空间里写了一篇《倡议书》,内容简短,附了几张生活中我和孩子们的照片,按我的想法,大致是没有希望的,那个假期,我被学校的同事笑话,直到老杨给我们寄来的12箱崭新的图书,老杨当年说,小黄,你确定要继续干下去吗?如果确定,我老杨挺你!我老杨可是很牛逼的哦!
虽然有了老杨的12箱新书,老实说,我当时的确还是认为老杨在吹牛!
孩子们要小学毕业了,平时课上,偶尔一两篇孩子的文字,常常会把我感动得不要不要的,我便发在空间,和一些朋友分享,于是,两年下来,居然还收集了不少,还是学校的班老师提醒我,“你有这么多孩子的作文,为什么不试着弄成一本书,送给孩子们,留一个念想呢?”说做便做,封面的设计是学校的美术老师帮忙弄的,说要是取一个名字,我突然脑海里想起,前年乃言干旱的样子,神经质的想到一个名词“雨露”,于是便有了雨露,到了城里,找打印部帮忙,弄了个彩打,封面是A4纸张,居然还是被敲了6元钱一个封面,书的内容是用学校的打印机复印的,就这样的,我们有了第一期最原始的《雨露》!

老杨说,你不是想给孩子们出一本像样的书吗?
我说,是!但是我没钱。
老杨说,咱不要你钱!

后来,我们的第一期《雨露》出刊了!模样很好,让孩子们爱不释手。

而那个时候,好像是三年前?还是四年前的事情?

两年前,母亲去世,我想,自己继续待在市区没什么意思,便请辞考调回册亨,目前在一所镇级中心学校工作;原因很简单,因为作文比赛,是从册亨乃言开始的,期间,我在州教育局也没有停止,但是让我们的同事们太辛苦,每一期投稿,都是他们转了好几个人,像是一个接力赛一样,把孩子们的作文一程又一程的带给我,乡下经常会停电,有时候是赶不及用电子档投稿的。
其实呀,关于我们现在作文比赛,为什么要抽调大量的人手去帮忙,把一些照片打成电子档,是因为我们的教师,工作量很大,指导学生作文,还要帮作文打成电子档,有时候忙,有些孩子的好作文,便失去了参赛的机会,为了给教师减压,我们便开始尝试着用扫描的办法去投稿,我相信,这绝对是独树一帜的,当然,这需要麦田这样的大组织,不然我们根本做不到。

我们的作文比赛有三个不,我觉得很有意义,也希望将来咱们能一直坚持:
第一个不,绝不收取学校、老师、学生,任何一分钱,因为我曾参加过一些高级别的赛事,我发现,虽然我们的孩子获奖了,主办方需要我们缴纳一笔参赛的费用,如果要出书也要我们交钱,我觉得,这样不好,虽然现在的主流是唯利是图,教育不该是唯利是图。
第二个不,不限制作文的题目、体裁、还有字数,我想创造的是,一个所有学生都可以去参与的比赛,而不是少数精英才能参与的,所以我们有了这三个不限制,是想要让不同的层次的孩子都能写出属于自己的文字。
第三个不,不为任何学校做宣传,我们只宣传孩子!

当然,谈到了比赛,我们就没办法去回避的是,比赛的竞争,淘汰机制,有人会觉得太残酷,我参加过的一些赛事,说一句不太恭维的话,其实就是,只要你投稿,你基本上都能拿个奖,这样的类似分蛋糕的比赛,是有害的,从我个人看来,多少还是跟主办方为了抓收入有关,当然了,我们要办高质量的赛事,就需要限定获奖的名额,这样的竞争,其实,是有利的,因为名次少了,获奖的人越少,越是能让孩子们感觉到自身的价值,这样的功用我认为妙不可言。

在乡下教书,我遇到过那样的孩子,什么也不懂,甚至连书写自己的名字都有些困难,这样的孩子,他们坐在教室里是一种痛苦,所以旷课,所以会出现各种问题,有一次,我让孩子们写诗歌,这孩子写了,的确不怎么样,但是我花了些时间,将他的文字改成了一篇较为优美的诗歌,下一节课上,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播放背景音乐,朗诵这诗歌,让孩子们猜猜是谁写的,大家都猜了很多成绩优异的孩子的名字,后来我公布了答案,大家瞬时对他刮目相看,从那以后,那孩子即使是旷课,也绝对不会旷作文课,每次作文,他都会很认真的去写,而且体裁会如无意外的选择诗歌。
我知道自己是个骗子,因为我的谎言,这个孩子没辍学,后来进了初中后,因为以前经常逃课,又老被我在路上围追堵截,居然在长跑比赛中拿了冠军。

我讲这个故事,想必老师们也一定有着跟我们类似的教学案例吧?
我们做了骗子,说一个本来什么都不是的孩子,你是,而且你有这天赋,不知道怎么了,后来,这孩子还真是了!
后来,我觉得,我们不应该是骗子,我们要做的,就是树立孩子的信心,对学习的信心,而且,通过对孩子们的一些观察,我发现,有了自信的孩子,就能创造奇迹。

最后,突然想起,老杨要让我宣传一下作文比赛的事,这个事情,几年前,老杨去扬州就让我写过,当时的情况是,老杨背着几十本雨露去了,后来又把书给完完整整的背了回来。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麦田有了想要做深度公益转型的思路,我想,老杨这次,应该或许不会遭遇到当年的尴尬了吧?

此致,
敬所有在路上的人们,
 
 
嗨!我在这里,我是一名普通的山区教师

2016年6月9日
 

(责任编辑:任光杰)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