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滴雨露 - 芳草之间

雨露 - 点滴雨露 芳草之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关于我们 > 关于雨露 >

黄文豪与他的“雨露梦想”

时间:2015-07-16 02:00来源:雨露原创 作者:黄文豪 点击:
六月的者楼河两岸,桃红李熟,芳草萋萋。每天清早,阳光拂照到北岸者楼中学校门,成百上千身着红白相间校服的孩子,匆匆逾过河桥,拾级而上。钟声敲响,朗朗读书声顺河起伏激
 六月的者楼河两岸,桃红李熟,芳草萋萋。每天清早,阳光拂照到北岸者楼中学校门,成百上千身着红白相间校服的孩子,匆匆逾过河桥,拾级而上。钟声敲响,朗朗读书声顺河起伏激荡。沿校园左侧直上,位于五楼角上的七(4)班教室上方,多出一块不太起眼的门牌——“雨露梦想班”,班主任叫黄文豪。
       今年上半年,四件事情让黄文豪倍感欣慰:一是本班王娅、叶小青等5名同学在省的创新作文大赛上获得2个二等奖3个三等奖;二是期中考试他们班总评成绩由年级垫底班跃升到中偏上;三是“雨露梦想班奖学金计划”得到校长的支持,并收到“阳光姐姐”首笔5000元爱心捐助;四是……
 
  一线希望让他看到前进的方向
       2011年2月的一天,个头不高、文弱稚气的黄文豪风尘仆仆来到册亨县乃言中学校门口。那年他26岁。长辈告诉他:乃言有布依戏、有教堂、有纯朴的民风。眼前地理的偏僻,校园的冷清,与想象中诗意的希冀形成强烈反差。他问自己,到底到乃言来做什么?
  大学,黄文豪学的专业是历史。除了历史课,乡村教师按部就班的生活,基础差得惊人的学生,让他看不到改变的可能和希望,消极甚至颓废的熟悉的生活模式,很快把他拉拽回没日没夜的网络游戏世界当中。
       他为此付出代价,被罚由中学下放到小学改上语文课,担任五(1)班班主任。作文教学当中,曾经闷头“创作”过若干武侠小说的体验派上用场。他鼓励学生大胆写,写真实的切身感受,认真细致批改每一篇作文。功夫不负苦心人,国家关心下一代委员会举办的全国创新作文大赛传来喜讯,本班韦海春同学的参赛作文荣获二等奖!对乃言小学对身为班主任、科任老师的黄文豪本人,都属破天荒,第一人第一次。黄文豪喜出望外,脑子里闪过“教学相长”这些耳熟能详的古训,韦海春的获奖就像彗星划过浩渺夜空,让茫然盯着夜空卖呆的黄文豪隐约看到前进的方向:培养指导学生提高作文写作兴趣写作能力,或许便是自己撬动地球的那个支点那根杠杆,值得投入精力注意力,一试身手。
       不久,黄文豪调回乃言中学,他继续进行同样的尝试。这时,上级要求组织学生参加省的创新作文大赛,自愿报名截止日期已过,全校只收到一名学生的一篇作文。黄文豪受命“组织”带领八(1)班这名学生的这篇作文参赛。
       只要存在一线希望,黄文豪也愿意付出十倍的努力。修改超过十次,老师宵衣旰食,学生孜孜不倦,师生的意志品质和毅力恒心都经历一次艰苦的磨砺考验。决赛现场设在90公里外的县城。各中小学派专车接送师生,参赛队伍浩浩荡荡。乃言师生二人乘坐数小时班车,形单影只出现在赛场。就像八十多年前刘长春代表中国,独自飘洋过海,第一次孤身出现在洛杉矶奥运赛场。天道酬勤,何光内同学奇迹般荣获二等奖!接手乃言小学五(1)班时,班内学生韦海春成绩只属中等,在全国作文大赛中获奖后,该生综合成绩迅速上升,现在已成长为者楼中学八(5)班班长。八(1)班(黄为该班语文科任老师)学生何光内在全省创新作文大赛中获奖后,原本中等偏下的成绩也很快发展到综合成绩班级前三。韦、何二生的进步树起两棵方向性标杆,其他同学从他们身上感受到转变与进步的可能,家长也看到送孩子读书上学的希望。黄文豪的信心愈加坚定:他可以在教学一线做出一点成绩,可以激发学生,帮助学生找到最缺少又最需要的勇气、信心。
       农村学生阅读量普遍贫乏,而阅读是启发写作拓宽知识面最必不可少的渠道。黄文豪在乃言中学创办起“读书社”——不分年级,自愿报名(经班主任同意)。参加读书社的50名同学,晚自习到阅览室集中阅读课外书籍3小时。读完一本书要写出读后感,同年级间互相比赛阅读进度。黄文豪通过网络联系公益组织或自己掏钱为优秀学生颁发笔记本等小奖品。
        中小学合并之后,黄文豪曾经担任班主任的七(1)班逐渐成为乃言中学最优秀的班级之一。
        把问题最多的班级和学生交给我
       在乃言工作五年之后,组织上将黄文豪调到者楼中学。到新学校他想接受新挑战,黄文豪向普文钟校长主动请缨:把问题最多的班级交给他,把问题最棘手的学生放到他的班里。
       七(4)班的同学大部分为农村学生,大多为失亲、丧双亲、重病或残疾,或父母离异或婚姻名存实亡,或家庭生计贫困者。因各种家庭问题困扰,很多学生对未来不抱希望,对前途没有信心。
       黄文豪永远记得,他离开小学回到乃言中学后的一天,学生告诉他,曾经在五(1)班的六(1)班姚某同学已经辍学,多方联系家长,均无回应。姚某本是望谟县人,语文成绩曾为五(1)班内拔尖。父母为躲计划生育,把她寄养到乃言一个已有一男孩的家庭。失联数月后,师生在乃言乡街上不期而遇。她穿着并不合身的宽大土布衣服,首先歉意鞠躬:“黄老师,很对不起,我不能再来读书了。”眼神明明表达的是想读。她说,她已嫁人,跟人外出打工去了。她根本没到法定婚龄。姚某不幸踏上的人生之路,隐约成为众多当地女学生的模板。黄文豪发誓:绝不允许类似情况在本班发生。
       认知学习,人与人存在差距甚至差距巨大。不是每个学生,一朝一夕都能够在老师的帮助下,很快在学业上找到自信、勇气。但在所有的生活内容学习内容方面,一样都不擅长,一点儿都不抱兴趣都找不到自信勇气,也极少见。
       黄文豪尝试让学生从课业之外,点滴发现、培育学生的自信、勇气、爱心与合作精神。他举办梦想课堂,分设美术、声乐、街舞、体育、数学、英语、记者小站等兴趣小组,由擅长者或兴趣最足者任组长。
  一段时间,黄文豪发现骆某同学晚上不吃饭只喝水,晚自习频繁请假上厕所。双休日,黄文豪带着“雨露记者小站”5名学生,步行两个多小时赶到骆某家。原来,骆某一岁时母亲便离家出走,父亲从此以酒浇愁,家里穷得睡砖垫木板,每天下午以水充饥。同学们返回学校,集体写出作文《妈妈,你在哪里》。今春开学,不见骆某按时到校,黄文豪数度家访不遇。他发动全班,从乡街找回骆某。黄文豪接通资助骆某的山东东营爱心人士的手机,与对方一起苦口婆心劝说骆某安心读书,出资为其解决住校吃饭和穿衣问题。通过家访,黄文豪已为4名特困学生搭建起与公益组织或爱心人士的资助联系,解决他们完成学业的基本生计。去年以来,每逢周末,册亨城郊山路上,人们时常看见,黄文豪和几个十三四岁的男女学生,兴致勃勃,爬山涉水,走进布依村寨,做学生家访,采风写生。
  “雨露”让久旱的“禾苗”焕发光芒
       适值“让石头开花”的朱昌国创造用废弃矿泉水瓶滴灌金银花,践行温家宝总理概括之贵州精神的日子。黔西南遭遇百年不遇大旱,乃言小河干涸到断流,黄文豪正为作文交流平台的取名想破脑袋。久旱之后,一场甘霖酣畅淋漓自天而降。奄奄一息的禾苗,在雨露中纷纷还阳苏醒,打起精神,昂起头颅,重新步入健康成长的轨道。黄文豪脑子里灵光一闪:对于久旱之中的禾苗,雨露就是起死回生的雪中送炭。《雨露》成了刊名。
       截今为止,《雨露》创新作文征文大赛已成功举办15期,扩大到包括贞丰县部分学校的13所学校的学生参与。黄文豪网络联系全国“蒲公英公益助学”,为《雨露》创新作文赛筹集奖品、证书。《雨露》由黄文豪亲手编辑校审,上传北京易景晟源国际广告公司义务承印。该公司主要负责人老杨为“麦田计划”(公益组织)的成员。《雨露》第一期印制600册,第二期印制1000册,通过物流从北京发到兴义。再由黄文豪个人出资运到册亨。只知道“老杨”五十多岁,连他的同事也不愿对外人说出他的真名实姓。
       现在,教室可以高档到满墙的电子显示屏武装,也可能简陋到只有破旧的桌椅和传统的土漆黑板。可以严肃如教堂,也可以活泼如《放牛班的春天》。走进教室,七(4)班师生常自谑他们班很像放大版的幼儿园。黑板左侧方,贴满各兴趣小组的活动写照。左侧窗墙上,粘着二十多封来自“阿里巴巴”的明信片,明信片写满各种勉励祝福。黄文豪指着这些明信片,激励学生:我们并不孤独,世界是我们的共同家园,杭州城、大上海、首都北京的叔叔阿姨大哥哥大姐姐,也同我们在一起,也在期待着我们。正后方墙报,定期更新着本班同学的作品。头顶上方,同学用空矿泉水瓶制作的各种创意装饰品,总是别出心裁别具一格。“雨露”标识下方的几只简易花钵,幼小的绿色植物,伴随同学们茁壮成长。为了加入氛围活跃的这个班级,优秀班级的个别同学也主动申请“下降”到雨露梦想班——只是必须经家长与学校同意。
       农村中小学绝大部分仍是一片“旱地”,农村中小学生仍是普缺雨露的旱地禾苗。缺教具缺教学设备缺图书仍是这里的常事。为帮助坡妹镇新场小学筹建“云下学校”图书阅览室,黄文豪发起网上倡议,面向全国募集图书6000余册。
       去掉各种扣除,黄文豪领到手的每个月工资2700元左右,除了吃饭付房租水电费,所剩无几。他清楚仅凭一己之力,没法帮助更多的学生。为进一步激励“雨露梦想班”学生的成长进步,黄文豪拟定“奖学金”计划,征得学校同意,他再度通过网络发起募捐。不久,网名为“阳光姐姐”的人,将首笔捐赠5000元打到专项账户。本学年末,“雨露梦想班”将首次兑现“奖学金”。
       普安县青山镇博上小学二年级学生陈珍,不幸身患“先天性血管肿瘤”,左手掌、手臂、左后背冒起很多疙瘩。此病极为罕见,国内只有复旦大学附属医院在尝试医治,每次针管植入治疗需花费8000元以上。黄文豪与陈珍的班主任潘家富老师,一起通过网络空间,发起求助倡议,募集到善款共计70000余元。2014年3月3日,在黄文豪母亲不幸去世当天,陈珍同学顺利启程赶赴上海做第一次治疗。
       去年冬天,父亲一条腿溃烂近瘫的蒙昌同学,与同学搭铺,被房东发觉,半夜三更被逐出出租屋。凌晨2时许,黄文豪把衣裤单薄的蒙昌接到自己租住的住处,添加衣服,热水烫脚,师生抵足而眠。
  让“雨露梦想”惠及更多的孩子
      黄文豪原籍安龙,父亲曾为安龙新桥粮站工作人员,母亲为茶场员工。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粮站风光不再,茶场经营衰落,母亲自做衣服赶转转场卖,父亲与人跑运输为生。不久,父亲生意赔本,母亲做的衣服无人问津。成长于父母离异家庭,喜欢出手阔绰以博尊严的父亲,借酒后家暴发泄郁闷怨气。寒冬腊月的一天,粗暴的父亲把黄文豪母子撵出家门,母亲背着他,独对寒风,去无所去,无处安身。黄文豪曾经暗地里尝试让母亲离开父亲,可母亲忍辱负重,不离不弃。
       初中成绩名列前茅的黄文豪,到高中,沉迷武侠小说,借读写武侠小说忘忧去烦,学习成绩直线下降。大学几年,也是昏天黑地度过。毕业虽以第一名考取“三支一扶”志愿者,到安龙县委办工作一年,再到县团委工作半年,终因微薄的收入与坐班制与个性难容,让他选择离开。他看不到自己的希望,不知道往哪儿走才是人生正道。再度陷入迷茫的他,再度退缩到熟悉的虚拟网络游戏世界。渴了喝矿泉水,饿了干咽方便面,直至虚脱晕倒在出租屋,由父亲来背回家。——父亲这一背,瞬间化去父子的多年恩怨。他最终听取爷辈劝导,辗转考取特岗教师。
       父母没能等到黄文豪的回报。2013年父亲肝癌去世,母亲因此突发重度抑郁症,2014年悬梁自尽。一年之间痛失双亲,作为独生子女的他成了孤儿。一生艰辛的父母没有给他留下一平米遮风挡雨的住房,他从此无家可归。更痛彻心肺的是,未能稍事回报恩深似海的母爱,让他悔痛到只能在寄往天国的单向去信里,倾述衷肠。他已是50多名家庭条件更艰难的学生的班主任老师,他感受到了肩上那种义不容辞的责任与使命。
       白天,黄文豪尽心陪伴学生。夜里回到出租屋,孤独感饿鼠一样不依不饶啃咬他的心尖。
       黄文豪说:“陪伴孩子一起成长的老师,应该不在乎名与利,不只把教书当作解决温饱的手段。”发现并纠正父母教育犯下的错误,或是中小学老师潜在的责任和更高的要求。如果退避三舍,绕道而过,风险最小。如果选择直面,则要投入全部身心,时间、精力、物力的投入,没有止境。黄文豪想把资助学生的公益活动,做成激发老师发现、培育学生优长处,不只针对从物质上资助学生的活动,他想把资助变成包含奖惩的激励手段。他希望有更多的老师,以“雨露梦想”之类的方式,为更多学生提供专业性的激发、唤醒、点燃。
      1985年出生的他,几次网恋、异地恋,可美好憧憬数次被无法缩小的空间距离打得粉碎。去年底,在册亨经营店铺,对他充满理解支持的赵姓姑娘与之相恋,两人已着手筹划结婚成家所需的一切——这便是黄文豪2015年上半年倍感欣慰的第四件事。在黄文豪的而立之年,我在这里真诚祝福他:如愿重建自己的家园,让“雨露梦想”持续惠及更多的孩子。(作者:冉茂荣)

图片

图片

(责任编辑:任光杰)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