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滴雨露 - 芳草之间

雨露 - 点滴雨露 芳草之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关于我们 > 关于雨露 >

雨露和雨露的未来

时间:2014-04-30 16:57来源:雨露原创 作者:雨露 点击:
尊敬的各位社会人士、老师,可爱的同学们还有志愿者们: 应春晖社陈丹同学之邀,要我写一份关于雨露理念的一个阐述,想想,或许看过这篇内容的人,会有一些启发,或者,将来你
尊敬的各位社会人士、老师,可爱的同学们还有志愿者们:
 
    应春晖社陈丹同学之邀,要我写一份关于雨露理念的一个阐述,想想,或许看过这篇内容的人,会有一些启发,或者,将来你会成为咱们雨露中不可或缺的一份子,所以,我决定写下以下内容,仅供参考。 

一、现今,山区教育的现状
      
首先说明,我是一名从事山区教育一线的老师,作为一个每天都可以见证山区现状的人来说,我想,没人谁能比我更有发言权,作为山区教师中普通的一员,我必须要为我们的孩子,和我们的老师发声,告诉你们一些,你们所不知道的内容。

      作为一名基层工作的教师,我认为:

      山区教育,长时间是停滞的,这样的停滞,不是说咱们教育的设备没有更新,相反,我们有的地方得到太多、太多的资源,我相信,每一个有爱心的社会人士,你们是真心诚意的在想帮助我们,可是,你们知道吗?当咱们我们的学校幡然一新,当我们的教室有了投影仪,当我们有崭新的图书室,当我们穿上了美丽的衣服,吃上营养的午餐的时候,为什么,我们的教育教学质量还没有任何改变呢?

      这是一个需要我们大家去思索的问题。

      有老师说,当年,咱们在抗日战争期间,可谓是国破家亡了,为什么能出这么多的人才?

      而反观现在,我们却没有这样的人才了,人才都哪去了?

      我想,如果说咱们山区没有出过人才,这显然是不公的!我们有人才,我们的人才通过刻苦卓绝的努力之后,到了外面的世界,你有见过谁,回到贫穷的故乡的吗?没有吧?太少了吧!

      我想,这就是山区,我们只是教会了孩子走出去,却忘记了,怎么让他们回来,没有人回来,咱们的山区何谈改变呢?

      可是怎么让他们回来呢?我想,问题是出在我们老师的身上,德育方面的培养,咱们是有说,但是,当一个老师一心只向往美好的城市环境,只是想以山区为跳板,早些离开,这样的老师,在说任何道德的时候,还能让孩子们信服吗?我认为,自私的老师培养不出无私的孩子,如果我们的老师都这样,如果我们社会的每一个人都是自私的话,我们的下一代,我们的民族都将会是自私的。

       这就是我们现状,山区的老师并不想着好好的从事教育教学,我把山区老师分为三类,一类,心浮气躁型,刚才说过,以山区为跳板,时刻想着离开,这样的教师多是年轻的;另外一类,混吃等死型,这些老师因为自身条件去不了城市,只能混一个退休,多为年长的教师。

       当然还有第三类,鞠躬尽瘁型,一心为了山区孩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伟大的山区老师,他们默默无闻,不求功名利禄,只要每天看着孩子们成长,自己就会很快乐。我们的雨露,是渴望寻找到这样的老师的,而我们山区的未来也终将会落到这样的老师的身上。

       但是,我们山区的教师,所面临的现状是什么呢?

       1、逐渐被社会舆论妖魔化的教师队伍;

       2、即便是想要有所作为,苦于孤军奋战,很多时候,许多好的想法,会被领导一句:没钱,没时间、没空,所埋没;

       3、即使做了一些事,最终因为工作的环境(例如孩子们薄弱的基础、懒散的同事),导致自己除了失望,还是失望。

       听闻,曾经有这样的一位老师,通过自己的努力,为他的学校争取到一批崭新的电脑,但是,后来呢?这些电脑被学校的领导、老师们一搬而空,最后,这位老师选择的是,默默的离开。

       所以山区最终能留住的老师,只有混吃等死的。

       在人类的发展史上,每一次巨大的变革,必然是首先要从人们的思想开始的,所以,山区的改变,也应该是这样,如果我们山区的人思想没有一个本质的改变的话,任你投入再多,都将是浪费,咱们的山区还是改变不了的!

二、现在的普遍的公益

       纵观现在普遍的公益,往往是一些并不擅长教育、或者说并不真正了解山区教育的人来做的,所以,无论社会有多少从事公益助学的团队,我们始终在从事的,是一定程度上资源的浪费。

       你们不相信老师、不相信学校,只想单方面的给孩子关注,给他们好吃好穿,可是,你知道这样会对我们的孩子,造成多大的负面影响吗?他们本来就是一些缺乏的自信的孩子,因为大家的关注和救助,他们变得更加没有自信,如果,你们有认真去看这些孩子们的眼睛,你会发现,他们渴望的,不只是物质上的帮助,他们渴望的是,大家真正的平等的对待,孩子们不是受助者啊!

       我见过,这样的一件事,每次学校一发生活补助,每家每户都会很高兴,大吃大喝,买酒卖肉,可是,没有一个人会心存感激,没有一个人会想着,这是孩子,一个学期的生活费呀!而我们的孩子,太小,突然得了这些钱,也不知道该怎么用,所以呀!我总见一些小小的孩子,居然聚众赌博了。

       当救助变成一种常态,培养的,必然是一种理所当然的病态,于是这样的受助者,将永远受助,永远作为社会的弱势群体存在。

       当然也不可排除一部分的公益团队,会为山区学校基础硬件设施而努力,投入了很多,但是,大家想想,如果山区教育落在一帮混吃等死的教师手上,你们给学校投入多少教育教学资源,山区能改变吗?

        所以,每次我一看到,人们说快乐公益的时候,我会很反感,我觉得,任何不为改变为目的的公益,都是在瞎搞。

        当我看到,一些公益有谈,假期短期支教的时候,我往往为这些蜻蜓点水似的公益活动,心生厌恶,为什么呢?你们是在为自己的人生经历增添色彩,这样的活动,能改变什么呢?孩子们快乐就好!是啊!快乐,没有未来的快乐,能长久吗?

        要知道,咱们需要给予孩子的,是一个未来啊!

三、山区的老师和孩子

       关于山区的教师,我刚才已经说过,这里也就不重复,咱们说说孩子,他们是没有自信的,这种没有自信,是长时间不受人重视,不受人待见所造成的,长时间的环境告诉他们,他们不行,他们无能!

       所以孩子们只会越学越差,越来越害怕来学校,所以有人辍学打工、有人辍学嫁人了!

       我以前培养的一个孩子,她的名字叫姚芳,她是一个多么善良的孩子呀!为了不让妈妈为难,答应了嫁人,小学六年级下半年的时候,嫁人了,虽然她嫁人是什么都还不懂,这孩子,有一个特点,无论怎么请假没能来上课,还是能跟上我们的语文教学,而且写出来的文章还不错,当我知道她嫁人的事情,已经是很久之后了,懊悔,惭愧,流泪,这是我们雨露培养的第一批孩子,在第一期雨露中,还收录有她的文章,每每读到那些文字,我都无一次不潸然泪下。

四、雨露要做的事

       前面谈了很多现状,我还是认为,山区教育的改变,不能只走形式,咱们要做的,就是真真实实的改变,那该怎么做呢?

       第一,我们需要去寻找老师,寻找我刚才说的“默默无闻,不求功名利禄,只要每天看着孩子们成长,自己就会很快乐这样的一群老师”有人说,这样的老师已经没有了吧?

       我要告诉大家,有的,在遥远的异乡,这样的老师还不在少数,他们为了一个纯粹的教育的理想,去了那,一直在那。

       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找到他们,问他们,想要做什么?需要什么,“雨露”会作为一平台,给老师们搭建一个通往外面世界的平台,让老师们可以直接跟外面的公益团队来对接,让大家一起来为山区教育出谋划策,然后,咱们会有一个个充满着特色山区教育的路子,像繁星一样,点缀夜空。

       那个时候,不只是只有一个“雨露文学社”会有”雨露的音乐课堂“”雨露的情感教学“”.......“而这些,都会是雨露中的一份子,一个个分支。

       我相信,只有当这些纯粹的老师们,培养出了人才,就有了成就感,就有了纯粹的教育教学的幸福,他们会成长为优秀的教师,不再会因为大环境的影响,而最终选择离开。

       当然,这需要广大公益的团队组织来一起共同完成,我渴望大家的加入。

       第二,继续持续不断的通过一线老师,去培养孩子,山区的孩子,在成绩方面,我们的确不如城市,但是,我们的孩子一样有自己的闪光点,透过这些老师的培养,我们发现孩子,可以从这个闪光点,让孩子们有了自信,无限放大孩子的可能!
      通过我培养孩子写作的实践,我发现,只要通过我们雨露文学社拿过奖的孩子,都会不同程度的在成绩有了明显的提高,而这些孩子有很多都已经走出大山到了县城里接受好的教育。

       第三,透过一线教师,自我牺牲的这种精神,来感染我们的下一代,让我们的孩子,功成名就了之后,别忘记回来。

只有无私的教师,才能培养出无私的下一代,只有无私的下一代,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才会有未来。

       我曾经预言,我们山区改变,需要牺牲,一代,两代甚至更多的年轻人的未来,当然,这个未来是旨在现今普世的价值观,如果说,咱们的未来是,精神方面的满足的话,我想,咱们的牺牲,也未必不是成全。跟很多老师们讨论过这个话题,老师们都说,我们雨露的理念,在山区教育上肯定是先行的,我们会有很多挫折,甚至,在大的环境里,我们会成为教育的牺牲品。

       在这里,作为”雨露“的发起人,我给大家一个表态,在这个世界上,总要有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如果说要牺牲,只要想着未来,某一天,我们会迎来崭新的世界,那么,我愿意做这第一人!

 

此致,敬所有的同行者。

 

 

                                               “雨露学社”发起人:黄文豪

二零一四年四月三十日 

 

 

备注:成立于去年的雨露学社,曾用名“雨露文学社”,旨在发掘和培养山区有写作潜力的孩子,我们从事关于山区孩子写作能力提高的尝试,我们常态化的办作文比赛,然后把孩子们的优秀作文编订成《雨露》的小册子,同时,我们会利用网络的平台,为一些想要进步的孩子们,提供一些网络上的辅导。今年,我们开始正式更名为“雨露学社”,雨露学社将会是一个旨在发掘提高山区孩子个性特点、成就山区教师教育教学的公益团队!


(责任编辑:任光杰)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