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滴雨露 - 芳草之间

雨露 - 点滴雨露 芳草之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梦想课堂 > 第二季 >

办人民满意的教育——梦想课堂第四天实录

时间:2015-08-04 15:02来源:雨露原创 作者:雨露 点击:
今天,吉他班又来了一个孩子,是因为听说,咱们这里有免费的吉他培训,所以家长选择了我们; 我们的英语班,也已经发展到五个人,美术班的孩子就更多...... 这,不由得让我产生
今天,吉他班又来了一个孩子,是因为听说,咱们这里有免费的吉他培训,所以家长选择了我们;
我们的英语班,也已经发展到五个人,美术班的孩子就更多......
这,不由得让我产生了联想,孔子办私学,在教育被贵族垄断的那个时候,孔子破天荒的开办了私塾,真是这样的吗?
我查了下百度,孔子并非第一个办私学的,据说应该是柳下惠,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孔子是办私学中,影响力最为深远的。
今天,我写下《办人民满意的教育》,是在梦想课堂第二季,第四天。

就目前,我们所努力的,大致也只能说,办人民的教育;
兴趣班,在大城市而言,肯定是一种比较奢侈的教育行为,因为它会给家长无形增加开支。
册亨,是贵州省黔西南州两个最贫困的县之一,地势狭小,气候条件恶劣,住房非常紧张,册亨人民耐以生存的是林业,但是,并非每一个家庭都有树林,册亨有上半县、下半县之说,上半县,靠近汉族,故而汉化比较明显,下半县,文化相对落后,据闻,1993年时,曾经有一个布依族老板,听得懂布依话,却不会说,有一次去乃言那里承包工程,半夜时住在老乡家里,村子里聚集了一帮游手好闲的青年,他们用布依话说,今晚做掉这老板,瓜分他的钱,于是到晚上的时候,便开始磨刀赫赫了。
当然,那老板听懂了话,不得已,从吊脚楼上,光着脚板子下来,走路到八渡求救。

这是一个道听途说的故事, 但也可以大致了解,曾经的下半县,时至今日,有一些老人,是不懂汉话的,这也让我这个外乡人开展家访异常困难,所以我办了记者小站,带着孩子们去家访,原因也在此。
在册亨县,贫困是一种常态,所以很多农村家庭,会选择去打工,挣了钱,送孩子来城里接受好的教育,但是这也衍生了我们非常熟悉的留守问题,现在各种社团喜欢打着研究留守儿童的旗号去从事支教活动,但是大多是形式主义的,真正跟踪调查,持续不断去研究问题和解决问题的,实在又少之又少,原因简单:1、打一枪换一炮,后续跟进,几乎没有;2、支教只是那几天,所做的就是拍照片,条件艰苦是坚苦,但很像社会体验,类似农家乐,而非从事教育;3、 跟当地教师的互动没有,就算是教育有特色,之后孩子们又回归到原先的教育方式上,对于孩子是没有成长的,4、支教老师和学生间良性互动是有,但只局限于那几天,之后或许打过几个电话,离开时流几滴眼泪,如此而已,没有走进孩子的心里,或者说没有长期关注孩子,他们的成长没有你的导引。
这就是我经常会怒批传统支教的原因,如果不是上级部门强行摊派任务,怕是没几个学校愿意去接纳我们的支教团队(就算是愿意接受的学校,怕是动机不纯,明白的人自然会去思考我说的话),而支教的团队和当地教师间存在巨大的隔阂。

我说这个,是因为我是一个山区从事教育的人,如果我说的话,伤害到大家的情感,因为有些社团毕竟是官方的,傲娇得很,那么,就请将此时的小黄老师,当作我所扮演的小黄说了一些废话,谢谢!
办人民的教育,是家长孩子都愿意去接受的教育,办人民满意的教育,是让家长能够与我们教育者本身进行良性互动的教育,就目前看来,我们的短期支教,很多组织是没有的。

雨露并非要抬高自己,压低别人,我们这一群人,所期望的,不是一个好,是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呢!
山区教育,需要懂得反思的团队,需要能够接受别人意见的,不断更新自己理念的这样的团队!
在雨露短暂发展过程中,我们也一样出现过一叶闭目的行为,也急躁过,但是所幸,我们是一个非官方的组织,我们不傲娇,所以我们可以去接受大家的意见,监督,甚至批评。
在梦想课堂开办期间,我们出现了何永民这样一批优秀的支教者,不求规模,不占山头,不傲娇,一个研究对象,反复调研,深入家庭,一个个案,永不放弃,不断去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
很高兴的告诉大家,这一季,我们已经找到能够治疗罗根珊同学癫痫的医生,这是我们一直坚持不放弃,有第一季支教志愿者的艰辛,也有第二季咱们志愿者的努力。

最后,套用一句何永民先生在支教过程中,说过的一句话,与广大的公益团队共勉“我们一直在做的,未必是对的!”
 
我们是雨露

(责任编辑:任光杰)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