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滴雨露 - 芳草之间

雨露 - 点滴雨露 芳草之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心灵故事 >

潘老师日记(这个世界有这样的一位老师!)

时间:2013-02-19 13:05来源:未知 作者:任光杰 点击:
2012 年 9 月 3 日 阴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陈珍,开学的第一天,我有一个习惯是,检查孩子们的手是否干净,当时,珍珍是和爸爸一起来报名的,我喊珍珍伸出手,看到她手上有黑色印记,
201293日  阴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陈珍,开学的第一天,我有一个习惯是,检查孩子们的手是否干净,当时,珍珍是和爸爸一起来报名的,我喊珍珍伸出手,看到她手上有黑色印记,我以为是胎记,由于报名的孩子很多,也没有过仔细的问珍珍爸。

20121012 晴

国庆长假结束,孩子们回到学校,由于天气炎热,很多孩子都脱去了外衣,我跟孩子们讲,热的时候不能随便脱衣服,这样会感冒的!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珍珍的手臂,肿得很厉害,就问她怎么了,她只是低头,没有讲话。我问其他的孩子们,有没有谁打陈珍,孩子们都说没有。我猜想,难道是家长打的?明天就是周末,得去家访才行!


20121013
    学校距离珍珍家很远,因为没有交通工具,我只能步行从山间的小道去铁厂,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 

珍珍家是一所老式的石头墙,残破瓦片已经被雨水侵蚀的脱去了原本的颜色,空荡荡的屋子里,到处破烂不堪,一边是人的住处,一边喂着家里的唯一的财产:一头牛,珍珍的父亲叫陈红兵,生有五个孩子,珍珍是最小的。
    当我问起珍珍爸,为什么珍珍的手臂这么肿,是不是家里人谁打她?
    珍珍爸叹了口气说,没有人打她,这是先天性的血管肿瘤,从小两岁就开始长了。从五岁开始就带着年幼的珍珍四处看病,说着便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叠厚厚的病例,里面有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医院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的,北京肿瘤医院的,昆明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当时确诊为先天性血管肿瘤。因为手术费很高,要几十万,钱不够了就回来了。

 

我问为什么不去找政府求助呢?

他说找过雪浦乡政府,接待他的是雪浦乡副乡长戴松,戴乡长主动帮他主动联系了贵州红十字会,红十字的回复是,疾病主要针对先天心脏病和先天性白血病,对于先天性血管肿瘤,目前还没有这一块的资金。   

他说,县红十字会,我已经去很多次了,每次都没有遇见他们的领导,他们给了我领导的电话,后来我打电话去的时候,他说,目前在我们普安,对于疾病都只针对先天性心脏病,你的情况我们很同情,可对于先天性血管肿瘤,目前还没有这一块的专项资金。我们帮不了你。

我又问他有没有去找县团委妇联这些部门。他说都找了,他们的都说他们就是一个没有资金的部门,想帮也帮不上。

我说怎么不去找县政府的领导,希望他们出面帮忙。说去过,几次都没有遇见领导,再说,你一个老百姓,政府已经给你解决了低保,怎么好意思再去麻烦政府呢?

后来珍珍爸说,实在没有办法,等筹集到一些路费钱之后,就带着陈珍去北京,就算乞讨也好,也要把我孩子的病给治好。

听完珍珍爸爸的讲述,我的内心被大大震撼了,我想要帮他,但是,我该怎么做呢?


20121126 雨

今天,在中国红十字会网页上意外地看到“温暖中国贫困肿瘤患者救治行动”,我的心情格外激动,马上电话联系,下载了申请表格,写好了申请书,并让珍珍爸爸明天去普安找中国红十字会盖章后,邮递到中国红十字会温暖中国贫困肿瘤患者救治行动办公室。
    如果不出意外,珍珍应该能得到救助的吧


20121214 雨

中国红十字会温暖中国贫困肿瘤患者救治行动办公室人员来电话说,你邮递来的东西已经收到,我们正在研究。

20121226 晴

 联系中国红十字会温暖中国贫困肿瘤患者救治行动办公室,他们说,珍珍这种情况不在我们救助的范围,我追问为什么,他说,你自己到网站上去看,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我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很糟,我不知道该怎么跟珍珍爸说。  


20121228 晴

 继续联系中国红十字会温暖中国贫困肿瘤患者救治行动办公室,他们有些不耐烦了,跟你讲了,你的病情不在我们救助的范围,你还打电话,电话再一次挂断了。

2013118

 通过114查询到贵州电视台的电话,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说,这里主要是做新闻的,求助应该给百姓关注栏目电话。于是,马上联系百姓关注,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说,你反应的情况,我们已经放在百姓关注的栏目上,会有人跟你联系的。
    再次充满期望的等待中。


2013121

联系贵州电视台百姓关注栏目,咨询相关情况,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说,内容已经放上去了的,至于为什么不联系,他们也不知道。

2013311

 给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热线电话,听我把事情叙述完后,接电话的人说,这里是做新闻的,要求助,请联系公益组织。

 接着又给中央电视台新闻栏目电话,得到的回复是,你说的事情我已经记录下来了,有必要的话,我们会和你联系。

2013320

 通过114查询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电话,她问我有什么事情?我把求助的事情说完。她笑了,这里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北京办事处,我们合作的是你们中国政府,不是个人,要求助,请和中国政府联系。

2013329

在网上找到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的电话,把求助的事情叙述后,他们说目前没有这方面的项目。

2013410

电话咨询了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他们说,没有这方面的资金支持。

又联系了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把事情讲完后,那边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去门户网站上看清楚了再打电话。

2013415

在李嘉诚基金会门户网站上,写了一封求助信,期望有回音。

2013514

给中央电视台新闻栏目打电话,无人接听,是不是换电话了?

2013617

在贵州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的省长信箱,给陈敏尔省长写了一封名为《一个乡村教师的呼唤》的信。

2013620

给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电话,询问关于肿瘤的治疗,跟专家详细的说了陈珍的病情及其肿瘤的面积。他说病情没有癌变的话,要进行要多次切割才能完成,每次的手术费要两万元左右。问他有没有基金支持,他们说没有。

后又联系了湖南儿童医院,他们医院有基金支持,把陈珍的病情及其家庭情况跟他们讲后,他们说他们医院也有肿瘤治疗的专家,但是他们的曙光基金主要是针对先天性心脏病、脑瘫、白血病的,没有关于先天性肿瘤的。

2013627

在贵州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的省长信箱理,终于看到了如下的回复:

 

2013/6/27 17:15:25

处理结果:

来信人您好!谢谢关注“省长信箱”。您的来信已按照国务院《信访条例》的规定转黔西南州政府办理,我们将督促承办单位认真处理并向您作出答复,您可以向承办单位的信访工作机构查询办理情况。如有疑问或其他具体诉求可以再次来信

 

 

     

2013716日 
    
还没起床,就接到雪浦乡政府的电话,说下来核实我反映的情况,叫我联系陈红兵。雪浦乡中心校领导来到学校,他们查看了陈珍的情况并拍照。

2013717
    
一大早和陈红兵带着陈珍到普安县民政局,一万元的医疗救助。之后去了县政府,只有办公室的人员在,他们说领导不在,你这个情况,民政局已经进行了救助,我们也没有办法,政府没有资金啊!然后又去了县团委,副书记说,女孩的病情我也知道,县团委没有任何的资金,帮不上什么忙,我说能不能由团委出面进行倡议,进行募捐。副书记说,我们出面倡议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每次响应的人都寥寥无几,我们前两天为几个贫困大学生进行募捐倡议,最后都只有我们团委几个捐了一些钱。真的很抱歉。去了妇联,他们说妇联也很同情,可是他们也没有办法。

走在路上,陈红兵说,这一万块钱可以带着陈珍去做一次核磁共振,听的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一天的奔走,都是败兴而归,心太累了,绝望了,躺在体育场的草坪,回想这求助的经历,心里很不是滋味,是不是自己的诚意不够,没能感动到人心,还是这个会那个会都只是徒有虚名,我还能怎么办,都给省长写信了,难道非要给李克强总理写信才能拯救我的学生,才能拯救这个本该快乐的成长的花朵。

想着想着,眼泪留了下来,此时何以解愁,我不知道已经抽了多少烟,我不敢看陈红兵,不敢看任何人,拿着书盖在脸上,任凭眼泪不停的流着。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此时不止有伤心,还有绝望。

201381

接到陈红兵电话,他说:带陈珍去贵阳做了全面的检查,目前肿瘤还是良性的,只要手术还是可以有希望的。我就在想,这笔手术费该如何去筹集?他说:麻烦老师你了,为了陈珍的这个病,跑来跑去的,还得罪了人,心里实在过意不去。我说没什么,我是他的老师,这是我应该做的。

 

 

 

 

 

 

 

 

 

 

 

 

 


201393

新的学期开始,陈珍没有来报名,他的父亲也没有来,下午她读五年级的哥哥来给他报的名。心里感到很愧疚,什么忙都没帮到陈红兵。


2013920

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听到对方说话后,才知道是陈红兵打来的,他说到湖南工地打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全家人都只有指望他,在家也只是收那几亩玉米,其他的开支一分钱都没有。他还说,陈珍在学校就麻烦你了,管得严格一点,让她能学一点会好一点。我说,放心吧,我会的。

 

 

 

 

 

 

 

 

 

 

 

 


20131014

去铁厂组做家访,这段时间很多家长都忙着收玉米,碰到的家长都很少,在路上遇见陈珍的妈妈用背篓背玉米回来,看到我时,她停下来叫我去家里坐一下,喝口水。我说谢谢了,就过来看看孩子们回来有没有按时做作业。她说,陈珍每天回来都做的。我想,要是她家的耕牛没有被盗的话,她也会省一些力,少辛苦一些,真不知道那个人的眼睛是不是瞎的。

2013119

在网上继续寻找救助基金会的联系方式,有相关的都联系了,还能联系哪个基金会呢?还能找谁呢?对着电脑发呆很久,前方的路就像夜一样的苍茫与漆黑,光明与希望在哪儿?冷风袭来,泪水顺着脸颊默默流淌。

20131215

接到陈红兵打来的电话,他说他们工地上的工友跟他说,贵州马上要开会了,让他带着陈珍去人家开会的地方去找大领导,一定可以得到帮助的。

我告诉他千万别去,上访要有一定程序,不然到时候你遇到很多的麻烦的。我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究竟对不对?

2014110

今天给陈红兵电话,问他回来没有,他说回来了的,打工这段时间,有了一些路费钱,本来想要带陈珍去北京,去了就不回来了,不管是乞讨也好还是卖血卖肾也好,都要把女儿的病给治好,寨子里面的人说,你有四个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你带着陈珍出去了,家里面的这些孩子怎么办,你要是在外面出了什么事情,这个家还能指望谁?

他说,潘老师,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静静的听着他的话,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什么也说不上来,如果换着是我,我又该怎么办?我还能像他这般坚强吗?


2014年2月8日 周六  晴
   春节,家家户户都还是热热闹闹充满欢乐的,可心里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似乎有什么压在心底似的。
   明天就要去兴义参加跟班学习,还是忐忑不安的,总放不下我的孩子们,放心不下陈珍的病情。
   当接到电话叫去报道时,一直在犹豫去还是不去,去了或许真的能学到一些东西,可孩子的病情怎么办呢?如果不去参加学习,虽然能看到孩子,面对着她日益严重的病情,看着她的小手变得越来越肿,自己还能做些什么?还能给孩子带来多少希望?
   回想陈珍在期末放寒假那天在班上讲的话,回想陈红兵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话,回想这两年来收效甚微的求助之路,去兴义能找的部门会多一些,得到救助的机会也许会大一些。
   抱着这样的心态,来到了兴义。
   可似乎话唠的毛病总是改不掉的,到哪儿都是一样的。
   在这里,遇见了一起跟班学习的黄文豪,在两天的接触中,知道他是贵州雨露文学社的发起人,在和他的交流中,知道他为了雨露付诸太多的心血,让雨露渐渐成为在大山中孩子们的希望。
   我也就跟他讲起我的学生陈珍的病情,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两年来遭遇的闭门羹让自己变成了祥林嫂,见到谁都说陈珍的病情,说求助的路真的好比蜀道。
   听完我讲完孩子的情况后,他沉默了许久,说我们应该为珍珍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才行,他随即联系金州学子春晖社的陈丹同学,约好明天一起去看孩子。
   陈丹同学的爷爷病重在床,还是答应和我们一起去看孩子,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已是午夜时分,窗外的渐渐沉静,可心却有太多的无助,我害怕明天看到孩子,她问起我,老师,我身上的包包什么时候能消失时,我该如何回答;我害怕看到陈红兵的那布满血丝、无助的双眼。
   而我,只是一个乡村教师,我还能为我的学生做些什么?
   有文豪和丹丹能够和我一起去看我的学生,我的孩子,让无助的心多了几丝安慰,让我相信还是有人不再冷漠,还是有热心的有爱的人;有了他们的帮助,我不再孤军奋战,我的孩子也多了几分希望。
   这一夜,有无数的感动,艰难的求助路,漫漫无尽头,有爱心的他们一起,前方的路,或许会有几分的光亮。

2014年2月13日  周四  阴
   今天心情格外沮丧,吃完饭时,都没说什么话,每天都歌声朗朗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沉默?
   11号和文豪一起去银行开账户起,贵州雨露文学社群里面的兄弟姐妹们不质疑,纷纷献出爱心,一起看到大家为珍珍做的这些,初春的寒峭,也被爱心的温情所融化。
   珍珍要手术,就需要更多的人伸出援助之手,才可以募集到更多的医疗费,要向人们证实事情的真实性,增加可信度,就要有媒体的报道,可联系到的媒体,远的只关注本地,近的不愿意,期盼有一家能站出来的媒体和记者,可期望总是在落空,我们能等,可孩子的病情随时可能会恶化,该怎么办呢?
   看着窗外的车流,夜幕下的小城,焰火遍地升腾,真想冲进人流车影中去呐喊,唤醒这个冷漠的世界。


2014217  周一 雨

    今夜的雨,淋湿了西南的小城,可心是温暖的。

    因为珍珍的病情终于在今天的贵州都市报上报道了。

为珍珍筹集的善款仍需要努力,有了媒体的报道,相信会有更多人的关注珍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为珍珍伸出援助之手。

虽然万里长征只迈出第一步,但心怀有不尽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要感谢的人很多,如果不参加此次跟班学习,就不会遇见好兄弟黄文豪——贵州雨露文学社的发起人,就不会遇见雨露文学社群里面的兄弟姐妹们,不会遇见金州学子春晖社负责人陈丹和王招顾,至今还会一个人在艰难的跋涉,陷在求助的路仍旧在黑暗的泥潭里,不知路在何方。

要真心感谢每一位为珍珍伸出援助之手、慷慨解囊相助的朋友,虽然小潘不能一一列出名字,会永远铭记着这一路的感动,化作前行的动力。

更要感谢贵州都市报祝庆庆记者,是她的报道,证实了我们不是在欺骗,会让珍珍愿望如曙光般渐渐升起。

当听到珍珍的病情报道了时,就像一个孩子一样,悄悄的躲在角落里哭泣,我知道这是激动与感动的泪水。

回想这一路的奔走,所有的汗水、所有的唠叨,都凝结成这激动的泪水。

回想这一路的奔走,无助的心,在文豪兄,在雨露文学社兄弟姐妹的帮助下,渐次看见了花开的影子。

这感动的泪水,汇聚了一群天南海北爱心,让爱的火炬,点燃我的心。
 
 
2014-2-18 周二 雨 
    
心情总是如浮动不止,时起时落。也是在今天,天使妈妈基金会把为珍珍的募捐活动放在了公益平台上,虽然距离第一笔手术五万元还有很大的距离,就像文豪说的,只要努力,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情。

不知道天使妈妈基金会那边能帮到珍珍几次手术?也不知道要多久才凑齐第一笔手术费?更不知道珍珍的病情还有多远的路要走?

两年来的奔走,终于看到一些希望,不管未来的路有多远,依然要坚强的走下去。
 
2014年2月19日 周二  晴
  写给一位正义的记者
    车流还在涌动,霓虹依然闪烁不止,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当听到你被领导叫去谈话时,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本是给珍珍带来希望的人,让你顶着如此巨大的压力,如若因此受到处分,我的内心会不安的!
    可是我能为你做什么呢?好像,我什么也不能,只能说一声,幸苦了!
  我们都想要做成一件事,即使是本着最诚意的心去的,却都会受到各种挫折,乌云能遮避太阳吗?
    我无数次问自己,所有这些为珍珍站出来的,勇敢的人们,我无以为报,甚至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你们,珍珍啊!一定要坚持,因为,你的愿望不再是你一个人的了!

2月20日   周四   晴
   下午和金州新视线曾新记者、黔西南随手公益黎坚老师去陈珍家采访,要感谢丹丹,是他向黎坚老师提及珍珍的病情,也要感谢黎坚老师和曾新记者。
   来去的路上,黎坚老师分享了很多公益的理念,也学习到了很多东西。
   他说:出去做公益,只要时间允许,都会带他到小孩一起去,就是要从小把真善美的思想和行为在孩子的身上传递,这样,才会让他在以后的路上,拥有爱,为社会做他能做的事情、
   在珍珍家采访时,珍珍也很懂事,很有礼貌,主动的向黎坚老师和曾新记者打招呼。
   采访过程中,珍珍爸爸和妈妈几度哽咽,我在旁边也忍不住的流下了泪水。真心的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献出爱心,能为珍珍筹集到第一笔费用,尽快送去治疗。
   回到兴义,黎坚老师拿了四个书包给我,让我带去给珍珍和她的哥哥姐姐。
   真心的祝愿好人一生平安。
   
2月24日  周一  晴
   下午三点整,麦田计划麦客麦芽糖大哥乘坐的飞机准时到达兴义机场。
   他不远千里,从珠海飞到贵阳,从贵阳飞兴义,一路劳碌,顾不上休息,一下飞机,就从机场打的,直奔珍珍家,就是能亲眼看到可爱的珍珍,亲自去给珍珍和珍珍的家人鼓励。
   在去珍珍家的路上,他跟我和文豪分享了他做公益以来的许多心得,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经过长途的跋涉,在他脸上看不到一丝疲惫,始终挂着笑容。他那平和的心态,得体的表达,字句间,流淌的都充满着人生的历练和智慧。
   他给我和文豪的建议是做事不要莽莽撞撞,要多换个方式去表达,才能出于善意的行为和举动得到更好的延伸,不要凡事都站在对立面去思考,要站在同一个角度去着手,多几分沉着与思索,少几分冲动与愤怒。
   我想我们在成长的路上,有了像麦芽糖大哥这样的公益先驱的指导,会让我们多了几分的沉淀。
   到珍珍家里,他给珍珍带来他小孩送给珍珍的几个玩具,把他在那边募集到的三万元善款亲自交到珍珍和珍珍爸爸的手里。
   珍珍爸爸说,这笔钱是好心人一分一分凑集起来的,也是为了给孩子治病,就交给潘老师和黄老师,存在为珍珍治病的账户上。
   回来的路上,麦芽糖大哥说他的父母想要来看看珍珍的,可是两老年纪都大了,一路的匆忙身体也吃不消,所以就只能是他自己来。
   他说先天性的疾病治疗是非常麻烦的事情,同时他要我们多提醒珍珍爸爸,多听医生的建议。
   从珍珍家回到兴义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
   这一天的辛劳,真心的祝愿他能休息好。
   
3月8日 周六  阴 
   接到珍珍爸爸的来电,说他们到已经贵阳了,昨天珍珍爸爸从文豪家来时,去兴义火车站买9号贵阳到上海的火车票,没有票了。萍姐在那边已经联系好医院,也跟医生预约好了,定好的时间是3月10号星期一,所以必须在9号的晚上赶到上海。
   文豪还在家里,他妈妈去世后,虽然老人已经安葬好,家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有些后事需要他去办理,作为兄弟,看到他悲伤时,很想为他做些什么,可什么也做不了,也只能说一些宽慰他的话语,希望他不要太悲伤。
   对于珍珍去上海治疗,是坐火车还是做飞机,两者之间的选择是比较矛盾的,一、火车时间比较长,30多个小时,对于珍珍一个孩子来说,是一钟煎熬;二、坐飞机快,可费用很高,现在募捐到的每一分钱都是好心人捐出来的,坐飞机去是不是太奢侈了。
   预约好的时间错过了,又要等很长时间。
   即使文豪现在很悲伤,也和他商量,也征求了萍姐的意见,就做飞机直飞上海。
   可在订票的时又出问题了。
   银行卡在文豪身上,密码我知道,短信提醒是萍姐的手机。
   订机票时就是文豪说账号,萍姐提供验证码。
   我在选时间的时候,本来是订9号,可却选了10号,等订单确定后,发到雨露学社群里时,才发现是10号的。
   后来就赶紧拨打航空客服电话,赶紧改签日期,本来两张1729的机票费,因为我的失误,又增加170元的改签费。
   这事,我要我为我的毛躁和业务不熟悉向每一位好心人作检讨。
   
3月9日   周日  阴
   中午,给珍珍爸爸电话,叫他在三点前到机场,提前准备好,只能跟他讲上飞机前和上飞机后要听从人家的安排,具体该怎么做,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没坐过飞机,不知要注意哪些事项。
   也把麦田计划贵阳团队娟姐跟我讲的话转达给他,让他安心。
   娟姐说,让我和文豪放心,上海的麦友们会去接机的。
   这点我深信不疑,也希望珍珍爸爸放心,不要担心在上海迷路。
   下午5点时,他来电话说,马上登机,让我和文豪放心,到了回来电话。
   晚上9点多时,珍珍爸爸来电话说,上海的麦客已经接到他们了,带他们去吃饭,并为他和珍珍安排了五天的住宿。
   挂断电话,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我知道,这是感动。
   回想麦芽糖大哥说过的话,世间真是充满爱,只是自己曾经想法太过于狭隘。
   希望珍珍明天的治疗对她的人生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3月10日  周一  阴
   上海复大医院对珍珍进行了全面的检查,并拿出了治疗方案,采取了保守治疗的方式,通过打针注射药物去化掉肿瘤中的毒瘤,这样的治疗的风险小,效果不错,不过就是周期会很长。
   第一个疗程的时间是一个星期,希望打针的时候珍珍坚强一些,不要哭泣。
   今天要办理各种手续,也要交一定的费用,和文豪到银行转了5000元到珍珍爸爸的账户,跟珍珍爸爸说,这笔钱是给珍珍看病用,希望他不要挪着乱用。
   他说,潘老师你放心,除了用在我娃娃的看病外,不会乱用一分。
   恍然间才明白,我的话说这话很不合道理,他为了珍珍奔走了这么久,怎么会乱花钱呢?
   我想每一个为珍珍献出爱心的爱心人士,都希望这笔钱都能花在刀刃上。
   
3月11日 周二 阴
   今天博上小学为珍珍举行了募捐,普安县电视台也进行了报道。要真心感谢扬琴老师和校长的努力活动,也要谢谢学校里面的同事们献出的每一份爱心。
   傍晚给珍珍爸爸电话,问他昨天打的针有没有效果,他说,医生讲不会这么快就会有效果的。
   自己问的有些白痴,可能是太过于担心孩子了吧!
   珍珍爸爸说,今天在治疗的时候,珍珍又流鼻血了,又去鼻科做了一个小手术。
   想起以前在学校的时候,珍珍也会突然间流鼻血,那时候还以为是天气太热的原因造成的。
   珍珍爸爸说,潘老师不好意思,今天去的鼻科手术又多花了2000多块钱。
   我说没事,只要珍珍能好起来,手术的这些钱大家都会同意的。
   
3月18日   周二   晴
   早上7点50左右接到珍珍爸爸的来电,说他们已经回到兴义了,因为实在是抽不出时间,就只能和他说了几句话,希望珍珍回来之后调整好,然后去上课,希望她能好好学习。
   本来是应该去接他们,也看看珍珍怎么样的,关键是时间不允许,今天恰巧是教育峰会召开的时候,为了教育峰会有的同事已经很多天没有得到休息,临时被安排到峰会办帮忙,也连续两三天只有四五个小时的睡眠时间。
   这几天的忙碌,都没来得及好好的给珍珍爸爸打电话,问问珍珍在医院里面治疗的情况怎么样?只是他说治疗的费用不够了,就问问萍姐,她咨询医生后,就去转账。
   很抱歉,因为工作上的事,要跟珍珍说一声,对不起,老师都惦记着你的。

3月23日 周日 阴
   首先要向大家说声抱歉,向每一位关心珍珍、为珍珍献出爱心的朋友真诚的说一声抱歉。
   珍珍治疗费用的明细账目应该在珍珍回来之后就尽快做出来,让每一个爱心的人都能第一时间看到,因为工作或者其他的琐事耽搁,到今天才汇总出来。

3月24日 晴  周一
   心情就像这两天的天气一样时晴时阴。
   高兴的是和文豪终于把珍珍的材料交给了张局,希望领导能够在珍珍的后续治疗中提供一些帮助。
   难过的是下一步该如何为珍珍筹集更多的治疗费用呢?
   一个疗程就是一万二千元,这还不包括来去的路费,在上海的生活和住宿费,因为珍珍采取的是打针的方式治疗,可以不用住院,珍珍爸爸说,医院周围的小旅馆也多,比住院要便宜得多,可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现在卡里面剩下的钱,不包括住宿生活车费,也只够四个疗程而已,一个疗程一个星期,结束后回来,间隔一个月后再去治疗,四个疗程也就是将近半年左右,那之后怎么办呢?
   就只有停止治疗了吗?
   为珍珍开好的头就只有中断呢?
   接下来的路该如何走?
   难道就只能跟珍珍爸爸说,我们尽力了,现在无能为力了吗?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任光杰)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